黄洋父亲回应林森浩捐遗体:我还是不原谅他

2019年12月17日 0 作者 亚搏官网app

为了省钱,黄国强和妻子杨国华坐了头一天的晚班飞机来上海。他们在上海市高院附近租了一间日租金150元的廉价旅店。

黄国强的“苦”,被他强势的外表掩盖着——儿子黄洋被害后,他一直以一个父亲最强势的一面示人。“绝不原谅他(林森浩)”,是他被媒体最常引用的话。

很少有媒体记者知道,他只是四川一所普通中学里打杂的临时工,妻子也身患重病。一见到记者,他总是习惯性地冒出“不原谅”三个字。

1月8日晚上7点,他和妻子在屋里随便煮了点泡面当作晚饭。在得知林森浩在监狱里写的告白书大致内容后,黄国强顿了一顿,随即还是板起脸来:“他要捐献遗体是他的事。至于原谅,我还是不原谅的,不是我心胸狭隘,是他真的不值得原谅。”

就是这个看上去颇为强势的中年男人,当天上午在法庭上,听到法官“维持原判”的表述,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是喜极而泣那种,其实当时心里好难受。”

是妻子杨国华先哭的。杨国华后来告诉丈夫,自己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脑海里全都是黄洋重病时的情形。“全身肿得像馒头一样,动一下脖子都不行。”杨国华一度激动得不能自已,只能靠丈夫帮忙拿出速效救心丸来解困。

而这种情况,即使在那次糟心的二审庭审现场都没有发生过。那一次,黄国强“气得要死”。林森浩的律师请来一个“有专门知识的人”,说黄洋并非死于中毒,而是死于“爆发性乙肝”。“他们(辩方律师、证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混淆视听!”

黄国强告诉记者,自己全程参与了对黄洋的救治,黄洋的病情自己清楚得很,“他们(辩护人)只是把治疗当中一个很小的事情拿出来说,断章取义,跟全程治疗完全是两回事。”

今天,林森浩二审被宣判死刑,他和妻子却哭了起来,“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难受。”

当记者问他,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 黄国强坚定地说,“没有,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旁人不能体会老年丧子的痛!”

黄国强告诉记者,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林森浩)他放那么剧毒的药,还放了那么多,(黄洋)抢救了那么久,(林森浩)他也不到医院去说。

事发后,黄家遭遇了巨大的打击。黄洋的奶奶急得绝食后去世,外公当场吐血,表姐受刺激得了抑郁症,“我儿子毕竟已经没了,就算是维持原判,我也高兴不起来。”

本报上海1月8日电

(原标题:黄洋父亲:维持原判我也高兴不起来)


有意味的“新年第一虎”

2014最后一天他在写新年献词,中纪委biaji扔一个开封市委书记出来;2015第一篇赶上周日的壹周侃,中纪委biaji又扔一个南京市委书记出来。一个没赶上跨年,一个没赶上2015的第一个周一。这节奏,这酸爽。


巴黎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

《新观察家报》称有12人死亡,蒙面枪手为两人,使用AK步枪和火箭筒,时间是上午11点30分。这是1945年法国光复以来,巴黎所遭遇的、造成最惨重伤亡的恐怖袭击。不过一些目击的邻居有不同说法,他们称看到3名、甚至5名袭击者。


媒体札记:走出“西点”

媒体多年来反复的辟谣,终使“西点军校学雷锋”谣言开始土崩瓦解。然而,这仍然不能解除民间疑问——那黑板上的画像是怎么回事?西点人到底知不知道雷锋?


出租车是个腐败行业

为什么说这是行业性腐败呢?汽车作为这个行业最主要的经营设备,理应是资本方承担投资成本和责任,当要驾驶员把车买下来,也就意味着资本方将这一成本和责任转嫁给工人承担。既然资本方连主要的经营设备都不需要承担投入责任,那么,还有什么资格作为资本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