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无罪释放后被限出境 系统仍显示犯罪嫌疑人

2019年12月21日 0 作者 亚搏官网app

2014年11月,已经无罪释放的福建“念斌投毒案”主角念斌两次来到福州市出入境管理部门办理护照,但被明确告知无法办理,相关人士称9月份平潭县公安局已经重新立案,对念斌重新布控,依法不允许出境。

此前的8月22日,福建省高级法院公开宣判引发广泛社会关注的“念斌投毒案”,对涉嫌犯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上诉人念斌宣告无罪。

警官:我们有法律依据,是按程序在办

11月14日下午,念斌和姐姐念建兰前往福州市出入境服务大厅办理护照。念建兰称,念斌获释之后,到北京的医院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治疗。这次办理护照,为的是到海外更好地治疗身体。

不过,当天念斌被告知,他的身份信息在出入境管理系统中显示为“犯罪嫌疑人”,不能办理护照。出入境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念斌的身份应该是信息更新滞后所致。”

11月22日上午,念斌和念建兰再次来到福州市出入境服务大厅。念建兰向南都记者转述,工作人员依然称念斌出入境管理系统中显示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护照办理条件。一名陈姓科长对念斌说,9月份平潭公安局已重新立案调查,将念斌列为“犯罪嫌疑人”,目前是布控对象,依法不允许出境。

为了弄清原因,念建兰于11月22日致电平潭县公安局局长陈昌明,陈昌明表示24日下午可与念斌面对面说明情况。但等到24日下午,陈又表示临时有事,无法接待,让念建兰找法制大队询问。

念建兰向南都记者转述了与法制大队吴警官的对话,念建兰问念斌案是不是重新立案了?吴警官称“我们这样做有法律依据,是按程序在办”。念建兰接着问以什么罪名立案,答曰:“你自己心里清楚。”吴警官还让念建兰到公安局面谈。

南都记者昨日致电平潭县公安局局长陈昌明,但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律师:没有新证据不能将念斌再列为嫌疑人

对此,念斌的辩护律师张燕生认为,福建省高院宣判念斌无罪后,平潭县公安可以给这个案子重新立案,来追查真正的凶手。但在没有新的证据、新的事实的情况下,不能将念斌确定为嫌疑人,因为念斌已经被法院宣告了无罪。张燕生认为,鉴于平潭公安、福州公安此前在侦查念斌案中的表现,如果要重新启动案件的侦查,平潭公安、福州公安应该回避。

念建兰表示,念斌下一步将起诉平潭县公安局的违法行为。

念斌要求平潭公安回避

11月22日,念斌发了一份声明,在声明中对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宣告自己无罪表达了感激之情,并称将终身不忘。同时,念斌在自己被宣判无罪后,平潭公安局仍把他当做犯罪嫌疑人表示愤怒。他在声明中首先强调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平潭县公安局对其的所有刑事追究都是错误的。同时,念斌要求对在查案中严重违法者启动党纪和刑事追责程序。此外,念斌认为平潭公安根本不可能查清案件真相,强烈要求他们回避,请公安部委派其他省市的侦查专家到平潭深入案发现场进行刑事侦查和调查,尽快查明真相。

南都记者 曹晶晶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

 

 

无罪释放三个月后,念斌却在办理护照时因身份是“犯罪嫌疑人”遭拒。

澎湃新闻获悉,11月14日下午,福建“念斌案”主角念斌和他的姐姐念建兰前往福州市出入境服务大厅办理护照,经过系列的拍照、填表、采集指纹等程序之后,念斌却被告知,他的身份信息在出入境管理系统中显示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护照办理条件。

念斌对此感到极为不解:为何法院作出无罪宣判之后,自己仍不能享有一个普通人应有的权利?据念建兰转述,福州市出入境管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念斌被列为犯罪嫌疑人,应找办案机关撤销,之后才能办理护照。”

念建兰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随后去福建省高院反映此事,法院一位工作人员回复称,将向上级反映此事并尽快解决。

澎湃新闻就此致电福州市公安局,一工作人员称出入境管理局属福建省公安厅管辖,福州市公安局不了解情况。而福建省公安厅则称,此事应直接询问出入境管理局。11月15日,澎湃新闻致电福州市出入境管理局,一名林姓工作人员称:“念斌在我们系统中显示‘犯罪嫌疑人’身份应该是信息更新滞后所致。”该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出入境管理是个独立的系统,不与公安系统共享信息。出入境管理系统中的公民犯罪信息修改,首先要由司法机关向出入境管理部门出具书面材料,再由出入境管理部门录入电脑后实现信息更新。

“念斌8年前的‘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应该是平潭县出入境管理大队录入的,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是一个更新滞后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说。

平潭县公安局曾主办念斌案,11月15日,澎湃新闻致电平潭县公安局长陈昌明,他表示自己不了解相关情况。

律师朱明勇告诉澎湃新闻,“犯罪嫌疑人”是办案机关对刑事案件立案之后,在侦查期间对涉嫌犯罪者的特殊称谓。根据出入境管理法的规定,侦查机关可通知边境部门对犯罪嫌疑人限制出境。“而念斌由福建省高院判决无罪,判决已经生效,他的犯罪嫌疑应当立即排除,公安机关有义务及时解除对念斌的限制。且经历8年多次审判之后,该案早已过了侦查阶段。无罪释放之后,念斌就应当享有一个普通公民享有的权利,包括办理护照。”

2006年7月,福建省平潭县发生两名儿童中毒死亡事件,受害者的邻居念斌被当地公安机关确定为犯罪嫌疑人。此后,该案历经福建两级法院的多轮审判,虽然念斌多次当庭陈述曾遭刑讯逼供且该案证据存在的种种漏洞,他依然四次被判死刑。2014年8月22日,福建省高院对念斌作出无罪判决,被羁押在看守所长达8年的念斌终获自由。

8年冤狱让念斌和他的家庭遭受重创,目前念斌和他的妻儿借宿在亲戚家里。念建兰称,获释之后,念斌到北京的医院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治疗,此次办理护照,本是打算在境外寻求更好的医疗条件,为念斌进行心理治疗。

念斌就办护照遭拒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情绪异常激动,他称:“虽然身体被释放,但是还是解不开自己的心结。希望有一天真凶找到了,相关办案人员被追责,我会过上正常的生活。”

(原标题:“无罪”念斌仍被限制出境)

编辑:SN117


美国法庭为何保护中国卖淫女

卖淫在美国是非法的,但为何卖淫女在纽约现在被定义为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呢?美国打击卖淫业的重点不是妓女,而是在幕后操纵甚至逼迫女性卖淫的老鸨或者是皮条客,通常老鸨被抓后会被判重罪,甚至连运送妓女卖淫的车夫也会被判刑。


妇女警局自缢为何不公开监控

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时,当事的执法部门总是向社会信誓旦旦的表示,要相信当地部门,一定会“公平公正”的查处此事。但是不要忘了,公平公正的前提是“公开”,在这一点上遮遮掩掩,捂着盖着,还谈什么“公平公正”,这可能吗?


P2P融资发展的法律困境

如果P2P平台不是银行那样的信用中介,那么假设剔除担保公司等角色,谁来为投资人的损失兜底?或者说有没有其他的风险保障来减少投资人的损失?


背离职业伦理该如何受惩?

没有纯洁无瑕的行业,所以也不能指望每个从业者都是职业伦理的忠实标兵。如何惩罚那些背离了职业伦理的人,什么样的惩罚有利于行业风气的良性发展,则是门艺术,也是避免行业丑闻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