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办:将追究上海女逃离农村等虚假信息责任

2019年12月2日 0 作者 亚搏官网app

原标题:国家网信办:针对虚假信息依法追究责任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文姬 编辑 许腾飞)近日,“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霸气媳妇回农村掀翻桌子”“东北村庄农妇组团‘约炮’”等文章引起舆论热议。今天上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回应,经有关部门、媒体和网民的调查发现,这三篇文章都是虚构之作,属于虚假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都明确规定,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其他有害信息,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责任。他表示,国家网信办将进一步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切实履行主体责任,针对虚假信息、非法网络营销等近期较为突出的问题开展专项整治工作。(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为假消息

姜军表示,近日,“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和激烈讨论,我办密切关注此事的网上舆情发展,并联合相关部门组织开展调查工作。经查,这是一则假消息,发帖者“想说又说不出口”并非上海人,而是江苏省的一位女网民,因春节前夕与丈夫吵架,不愿去丈夫老家过年而独自留守家中,于是发帖宣泄情绪,内容是虚构的。而之后在网上自称“江西男友”回应的网民“风的世界伊不懂”,和发帖者素不相识。此事的缘起是出于泄愤,经过网民的大量转发和媒体的广泛报道,最终成为一起舆论事件。有关调查结果,江西网络部门已经公布。

2月14日,一篇名为《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丨返乡日记》的文章在《财经》杂志微信公众号发表,文中父亲濒死儿子却用低保金“行乐痛快”、农妇组团“约炮”、媳妇骂婆婆“老不死的东西”、低保夫妇不顾儿子常年酣战牌桌。然而,新华社记者深入事件发生地调查,发现“返乡日记”并非“返乡之作”,文中描绘的礼崩乐坏的时间、人物、地点都是虚构的。(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此外,某自媒体还发布文章《霸气媳妇回农村:光干活不让上桌掀翻了自己做的一桌子菜!》并配图。当网民指出真实性的问题后,该发帖者称,“真假其实无关紧要”。

上述文章涉及城乡话题,一些媒体未经核实的跟进报道也推动了舆情升温。在许多有责任感的网民通过理性分析,指出帖文中的疑点,线上线下核实印证后,事实真相逐渐明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网民能够理性发声,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

将制定网络诚信、网络金融管理等一系列规章制度

针对这类事件不属于新闻报道是否违规,发言人回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都明确规定,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其他有害信息,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责任。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每一位网民都可以自由地在互联网上发布信息,发表观点。但自由是以秩序为前提的,任何人在网络空间的言行,都不得损害他人和公共利益。胡编乱造、造谣生事、胡作非为,将受到道德的谴责,乃至法律的惩处。(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中国有近7亿网民,每天产生信息量300亿条。对虚假信息的监管,一方面扎实推进网络立法,努力通过健全的制度体系来推动“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另一方面积极开展日常治理和专项整治。

下一步,网信办将酝酿制定涉及行政复议和网络诚信、网络金融管理等一系列规章、制度、规范性文件,对违法违规信息处置、约谈、行政执法程序作出全面规范,加强监管。

此外,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建立新闻信息内容管理责任制度,不得登载、发送含有违反规定的新闻信息,发现有违反规定的应当立即删除。网络论坛等平台虽然无法及时一一核实网帖的真实性,但当发现存在疑问,或者被明确告知属于虚假信息时,应采取管理措施。

媒体微博微信应严格遵守新闻纪律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起事件以及很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舆论事件中,一些媒体及媒体法人微博、微信账号的参与转发和报道,对舆情发酵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在网上发声,人人都是信息源、传播者。作为媒体工作者,包括媒体法人微博、微信账号运营者应该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严格遵守新闻纪律和职业规范。(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下一步,网信办将进一步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切实履行主体责任,针对虚假信息、非法网络营销等近期较为突出的问题开展专项整治工作,持续清理造谣传谣、侵权假冒等不良网络生态信息,对构成违法违规的依法追究责任,并公布一批典型案例,维护健康有序的网络空间。


农村剩男为何“饥不择食”?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体制内产生不出思想家怎么办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近百年痼疾能改掉吗?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高铁票价会涨到高不可攀吗?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