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崇明13公里道树被砍 官方称因招虫要换树

2020年1月31日 0 作者 亚搏官网app

上海市崇明县北沿公路西段,13.5公里的道路两旁行道树几乎全部被砍,引起来往市民和游客啧啧惊叹,有游客称很不理解。

经实地探访,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了解到,被砍的行道树为白榆,易引来一种会蜇人的虫,困扰周边百姓许久;且树龄30余年的大树常有倒伏压垮民宅、电线杆等威胁,影响道路安全。

为此,崇明县公路管理署正对此段公路进行换种工程,全部更换种植为池杉,并对路面拓宽,增加非机动车道,保证居民正常生活、车辆安全行驶。

树干成堆沿路摆放

8月14日上午, 澎湃新闻记者驾车前往崇明县北沿公路。刚驶入北沿公路,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组成了一条绿色的走廊,就像走进了森林公园。进入原红星农场地界后,绿色走廊逐渐消失。两旁的树木几乎全部被砍倒,只剩一条光秃秃的公路延伸到远处。路上不时可以看到装满树干、树枝的卡车驶过。

不少来不及运走的树干成堆成堆地沿路摆放,路边则停着不少挖掘机。据附近居民说,这些挖掘机都是用来挖树根的。

光秃秃的公路两侧偶有几棵参天大树,据澎湃新闻记者目测,直径都在70厘米左右,树干上都已经画了白线。居民介绍,这几棵树是因为树干太粗,用普通的工具不容易锯断,才暂时被保留下来。

游客任女士说:“被砍的都是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树了,大概有十几米高,长得很茂盛。夏天走在路上,太阳几乎照不进来,非常舒服。”8月初,任女士驾车在北沿公路游玩,发现有工人在路旁用电锯砍树,甚为惊讶。

任女士称,当时现场的工人告诉她,这些树干会被运往连云港,压碎之后做成三合板,其他的事情都不愿透露。“北沿公路一带居民较少,如果不是我们恰好路过,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这里正在砍树。”

在道路的一侧,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了一块施工铭牌,上面显示:工程名称为“崇明县北沿公路K53+000-K66+500中修工程”,路段总长13.5公里,由上海崇明公路工程养护有限公司负责施工。

居民证明大树容易招虫

居民杨先生就在北沿公路路边的跃进农场工作,据他介绍,大概在今年的7月底到8月初,工人们开始砍伐路边的树木,“早上四五点就开始工作了,拿着电锯一棵棵地锯,树干全部都堆在路边,等着卡车来运走。”

根据杨先生的说法,北沿公路两旁种的大多是白榆,这种树在夏天很容易招来一种俗话叫做“洋剌子”的昆虫。居民们不仅在夏天时很容易被蜇伤,而且在冬天,虫子死亡后留下的刺也经常伤到行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路边堆积的树干有些是中空的,里面灌入了水泥。杨先生解释说,这是因为很多白榆已经被虫子蛀空了,灌入水泥是为了防止树木倒下砸伤居民。

杨先生说,当地居民曾经向政府部门反映过,希望能更换行道树的树种。“这次把白榆全部砍倒,换成其他树种,对居民们来说其实是件好事。”而且他还看到,工人们只砍路边的白榆,其他种类的行道树不砍,离公路较远的白榆也不砍。

他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和工人们闲谈,他了解到这次砍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拓宽道路。“北沿公路现在是双向单车道,清理完两边的行道树后,道路将向两侧各拓宽50厘米。”不过他认为,这样的拓宽意义不大。“现在的公路足够两辆车通行,拓宽后还是双向单车道,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

游客曾因大树被砍报警

游客任女士称,早在2008年,她就曾在崇明目睹大树被砍,因此向警方求助。她说:“当时有工人把路边一棵珍贵的雪松挖走,我心疼大树,打110报警。但是却被有关部门告知,砍树是园林部门批准过的。”

她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东风农场附近原本有一片白杨树林,同样非常茂盛。大约从2005年起,当地政府把土地租给外地人做瓜田。“他们把树砍了,腾出地方搭棚子,还带来了很多病虫害。现在那里一棵树都没有了。”

游客王先生则表示,对于崇明县不断砍伐树木的行为,非常气愤,“如今,生态保护越来越受重视,中央和上海市政府也曾多次强调崇明生态环境的珍贵。在这样的背景下,崇明县内仍有砍树情况发生,非常不能理解。”

王先生提出:“无论在象征还是实际的意义上,大树都是今日崇明立岛之一大本”,呼吁政府必要时通过立法,来保护崇明岛的生态环境。

蛀虫引发多起交通事故

8月14日,针对北沿公路行道树被砍一事,澎湃新闻记者特地向上海市崇明县公路管理署署长鲁栋梁求证。

他表示,北沿公路上的“砍树”实为换种。他说,今年7月起,公路署开始对北沿公路西段,即合作公路到新海镇之间长约13.5公里的道路进行行道树换种工作,“这一段道路的行道树种本为白榆,每隔6至8米栽种一棵,共涉及4000余棵。之后,将全部更换为新树种——池杉。”

鲁栋梁称,北沿公路的白榆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栽种下,至今已有30多年树龄。“那时候的崇明岛上,树种非常少。白榆的种植数量多,因此成为了当时道路行道树的主要树种。”

但是,经过30多年的风雨洗礼,如今“年老”的白榆已不再适合充当行道树的角色。鲁栋梁表示,白榆特别会招引刺毛虫,每年6至9月,又是刺毛虫的繁殖期,从树上飘落下来的虫刺常常蜇伤路过的百姓,引起很大困扰。

白榆的虫害除了蜇人,还蛀空了树干。鲁栋梁称,北沿公路的白榆从外面来看,看不出有异样,但是树干大多已空洞,一旦遇到台风、暴雨等灾害性天气,常有整棵大树倒伏到高压线和居民房屋的情况发生。

“北沿公路,是我们防汛的重点道路。每到汛期,我们都会在这条路上重点巡逻。就我们巡逻的情况来看,每年都有近百棵大树发生倒伏的情况,有些甚至压倒民房、电线杆,引发人员伤亡。”

同时,白榆的树枝经常被风挂断,树枝砸伤行人、引发交通事故的事情时有发生,给车辆行人和周围居民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

鲁栋梁说,两年前,曾有一名骑电瓶车驶过北沿公路的行人被折断的树枝砸中,不幸刺穿胸口。“这名伤者被送医抢救了40多天,还是不治身亡。”他称,这样的事故屡见不鲜,还曾有骑车路人被掉落的树枝绊倒,人飞出去近十米,造成死亡事故。“这些白榆的安全隐患太大,而且出事时经常出其不意。”

六七条道路将换种池杉

为了彻底杜绝类似的安全隐患,北沿公路西段13.5公里将进行树种更换,统一种植池杉。

鲁栋梁指出,池杉在崇明岛上生长良好,不招虫,抗风能力也强。“池杉树叶茂盛期长,落叶时间短,落叶之后马上又有新叶长出,遮阳能力强。此外,池杉的总体造型为宝塔形,排列种植以后,将呈现非常恢弘的气势,非常漂亮。”

他透露,北沿公路的树种换种项目也是县里各相关部门综合协商的结果,“毕竟白榆的树龄较高,全部砍除是有些可惜。”

“这些被砍下来的白榆干多已不成材,蛀虫严重也卖不出好价钱。”鲁栋梁说,白榆最终的出路可能是“被粉碎后,压成木板”。

他补充说,13.5公里的换种工程中,每公里换种的成本在60万元左右,虽然投资很大,但却是综合考量下来能够彻底解决老百姓困扰的最佳方案。

“崇明县内还有六七条公路、共近90公里路长的行道树都为白榆,之后将陆续进行换种。”

同时,借换树种的机会,崇明县公路管理署将同时对北沿公路西段进行道路拓宽工程。

鲁栋梁表示,北沿公路早年曾是崇明境内围海的大堤,道路狭窄。“最早只有5.5米宽,碍于两侧大树,后只能拓宽到6米。”

为了达到三级公路标准,目前的拓宽工程将北沿公路拓宽到7米,两车道外留有足够空间给非机动车行驶。“工程完成后,整条道路将会有足够的安全距离给电瓶车、自行车行驶,避免挤占机动车道而发生事故。”

行道树虫害困扰崇明多年

“这种刺毛虫不仅多毛,而且易掉毛。风一吹,刺毛随风飘落,掉在人体皮肤上,不仅引发瘙痒,还会有刺痛感。不仅附近居住的百姓意见很大,许多骑电瓶车、自行车经过的路人都有类似困扰。”崇明县公路管理署署长鲁栋梁表示,这一现象已在北沿公路持续了好多年。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崇明县公路署也曾通过打药水的方式除虫害。“十余年来,每年即将要入夏时,我们便会组织工人对行道树打药水,之后有一段时间,虫蛰人现象有所缓解。”鲁栋梁称,随着时间的推移,白榆越长越高,大部分都有十余米高。“为了打虫,我们用高压水枪进行喷淋。这样一来,除虫药水能打到高处,但是巨大的压强致使药水散落在他处,比如农田、池塘等,引来老百姓的不满。”

崇明北沿公路的行道树由白榆换为池杉,对于这一做法,园林专家邬志星表示,一般来说,选择行道树的标准是速生,树形漂亮,夏天能遮阳,冬天有落叶。目前上海比较多的行道树种是悬铃木、银杏、香樟、水杉等。在他看来,白榆作为行道树使用的比例是比较低的。

“白榆的虫害是会比较厉害一点。”邬志星分析,因此一般都要通过打农药来抵制虫害。而对于新选择的池杉这一树种,邬志星表示,池杉是从美国引进的,生长速度快,比较高大,高度可以达到25米,秋天的时候景观非常好,此前上海植物园已经引种多年,但是由于树形高大所以移植的难度会稍微大一点,而且池杉喜欢深厚疏松湿润的酸性土壤,还要看是否能适应崇明的土质。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上海崇明13.5公里长行道树全被砍,官方释疑因太招虫要换树)